超级校园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台湾新闻 >

媒体称台湾记者大多不快乐 半数想转行

时间:2015-04-23 14:05来源:本站 作者:晓冰
工作时间超长 媒体竞争激烈 政治压力山大 身体状况极差 台湾记者大多不快乐 美国媒体日前盘点“好坏”工作,位居2015年“最坏”工作第一名的是记者。 这几年,大陆针对记者这个行当也曾做过不少调查,几乎每一次的调查结果都显示,记者这一岗位的工作强度和

  工作时间超长 媒体竞争激烈 政治压力山大 身体状况极差

  台湾记者大多不快乐

  美国媒体日前盘点“好坏”工作,位居2015年“最坏”工作第一名的是记者。

  这几年,大陆针对记者这个行当也曾做过不少调查,几乎每一次的调查结果都显示,记者这一岗位的工作强度和职业压力越来越大,甚至对家庭生活、身心健康造成影响,不少人有转换跑道、离职跳槽的念头。回头看对岸的台湾媒体同业,情况跟大陆差不多甚至还不如大陆,他们工资低、工时长,每天担心漏报新闻或者报道深度不够,甚至要承受莫名的政治压力,日子过得很不舒心,有半数以上的记者想转行。

  工时长

  平均每天工作10.6小时

  由于工作关系,笔者常常要与台湾记者打交道,台湾记者的敬业精神,给人留下深刻印象,尤其是他们那种抢新闻的意识,真是没的说。记得“9·11”那天晚上,笔者与岛内的一位媒体中层主管在一家小饭馆吃晚饭,吃着聊着,突然发现电视转播纽约世贸大楼浓烟滚滚,好像是发生了飞机撞击事故,虽然那个时候,还不知道是遭到了恐怖袭击,但是这位主管马上就说对不起,要告辞了,因为他马上要回办公室。他一边走,一边用手机通知手下,叫他们集结待命。

  跟大陆一样,台湾的记者也按线跑新闻,比如有人专门跑“陆委会”,有人专门跑“行政院”,甚至有人专门跑机场。由于新闻资源短缺,竞争非常激烈,这些记者整天就泡在那些地方,生怕漏了新闻。遇上特殊情况,如天灾人祸、重大治安事件,他们几乎是24小时待命。所以在台湾,很多记者每天上班不是到自己的单位,而是到自己的跑线单位上班。跑社会新闻的,到警察局上班,跑“部会”的,到这些“部会”的记者室上班,跑机场的,就每天到机场“打卡”。

  每一次台风来袭,民众可以不上班、不上学,甚至股市和汇市也停止交易,可是媒体记者不光不能休息,甚至比平日还要辛苦,他们要顶风冒雨去受灾现场采集即时新闻,因为电视新闻是24小时全天候滚动播出,网上新闻也需要及时更新。有一项调查显示,岛内记者每天平均工作时间高达10.6小时,远高于法定的8小时。工作时间长,记者们的睡眠时间也就比大多数人少。只有7.9%的记者每天睡眠超过8小时,另有高达37.4%的记者平均每天只有6小时睡眠。

  压力大

  媒体竞争激烈 记者被迫成“狗仔”

  比起香港来说,台湾的媒体一向算是比较纯净,比较专业,但自从《苹果日报》、《壹周刊》来台,台湾媒体伦理就受到无情挑战,几番涤荡之后,岛内媒体原有的专业操守失守,新闻娱乐化,内容八卦化,有不少记者被迫当起“狗仔”。

  自从“狗仔”当道,岛内名人人人自危,不知道自己哪天一觉醒来,就成了当日新闻头条。郭台铭的太太当年就被记者盯上,因为难以摆脱记者纠缠而哭过多次。当年陈水扁贪腐案爆发,她女儿陈幸妤一家也深陷风暴圈,几乎24小时都有记者紧迫盯人。做牙科医生的陈幸妤后来写了一篇文章,痛骂“狗仔”记者。她说:“有记者假扮病人的朋友,来我诊所用针孔偷拍以得到独家新闻,也曾多次闯入属于私人领域的诊所休息室、地下停车场,只为围堵我。因为我的诊所位于一楼,媒体的摄影机隔着诊所透明的落地窗,在我上班时间8个小时,十几台摄影机贴着玻璃,无视里面上班的其他医生、护士、病人的抗议,连我们进出洗手间的画面都丝毫不放过。”

  陈幸妤说,她的3个儿子去幼儿园也都被“狗仔”跟拍。为此,她甚至试着出境躲媒体,结果她一到东京,台湾的记者就在饭店大厅天天堵她。她到洛杉矶,记者在她亲戚家门口,整日对着屋内拍,把她儿子吓到晚上睡不着觉。纽约那次更是疯狂,记者在高速路上飞车追逐……

  由于新闻竞争激烈,媒体主管为抢新闻,把压力直接转嫁到记者身上,不惜游走于法律与规定的边缘。有记者透露,主管为了取得重大意外新闻内容,竟建议记者撬开受访者办公室,偷开电脑抢先取得档案。有男性记者被要求进入大学女生宿舍偷拍,还有记者曾假冒警察潜入学生宿舍采访。

  监管严

  多为私人经营 政治压力山大

  在一般台湾民众意识里,媒体是第四种权力。不过,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岛内的一项调查显示,记者认为媒体可以发挥出社会监督功能的仅占4.95%,认为可充分平衡报道的只占0.9%。

  以前常常说国民党怎样控制媒体、钳制舆论,事实上民进党当政8年,其对媒体的控制比国民党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在民进党、陈水扁治下,台湾的报纸、杂志数量和电视频道数,似乎没有多少变化,但是渐渐地,媒体的言论风向改变了,媒体主管被更换了。批判的声音倒是也不曾全消失,因为“言论自由”这个羊头得挂着,好维持“民主”的门面。但是,激烈的批判已经被温和的建言取代。

  在这种政治气氛下,台湾媒体的日子不好过,台湾记者的日子更不好过。一方面,因为媒体经营惨淡,记者担心随时可能被辞退;另一方面,要么摧眉折腰事权贵,要么道不同不相为谋自己走人,要不迟早也会被逼退。比如台湾某媒体跑民进党的一位资深记者,因为写的东西让民进党不爽,民进党不好明着整她,只好让她“漏新闻”,时间长了,她和她所服务的媒体都醒悟了:这位记者只好换地儿。

  负担重

  半夜接电话 台湾记者有三怕

  网络时代,媒体记者的任务越来越繁重,每个人都被迫成为“多面手”。岛内一份调查显示,记者感到负担最重的是采发实时、影音新闻。但如今记者一人身兼数职,已经成为媒体新常态。一位30多岁的台湾报纸记者哀怨地说,首先工作总量越来越重,平均一两个月就会增加一项新工作。其次,工作内容类别越来越多元,身为日报记者,他除了每日日报稿件量、头条独家要求,每月还要有实时新闻、影音新闻、副刊软性内容、支持专家观点、新知专栏、企业家专访、人物秘技专访。

  由跨媒体记者组成的一个“媒体工作者劳动权益小组”曾经公布了台湾记者最怕的三件事,这些事情不但让记者感到身心疲倦,也让记者骂声连连。这三件事包括:深夜接到主管电话、长官频繁地对报道下指导棋、被要求发实时新闻。有记者说,经常是凌晨2点接到主管交办新闻采访电话。甚至有记者凌晨4点接到主管交办新闻采访短信。

  一位电视台记者说,早上4点30分外出采访台风消息,之后跑了一整天新闻,晚上7点30分下班。8点才刚踏进家门,因为遇到澎湖发生空难,马上又被叫回公司赶往机场采访,每半个小时连一次线,连到深夜12点。之后还要回公司做一则新闻。凌晨2点下班后,又被要求8点前到公司。工作了将近24小时,只得到半天的补假。

  身体差

  日子过得不开心 半数记者想转行

  岛内“1111人力银行”的一次调查发现,当初大家之所以选择记者这份工作,有44.8%是因为兴趣,其次是与所读科系相同,占28.6%。可是如今高达63.74%的台湾记者想要转行。

  长期超负荷的工作,让岛内记者“多有病”。第一,脊椎、肩颈及肌肉病症;第二,心理健康问题;第三,睡眠不正常;第四,肠胃有问题;第五,眼睛问题;第六,肺及气管不正常;第七,心脏及血压不正常;第八,肥胖;第九,影响怀孕;第十,肝有健康隐患;第十一,听力不正常。有记者说,长期做这行,身体没一个地方是正常的。

  不过竞争激烈,也让记者们产生了强烈的“危机意识”。他们经常一边工作,一边找寻跳槽的机会。一些跑政治线的记者,与政治人物们有了一定的交情之后,会选择往政治圈发展,有的给政治人物做助理,有的直接被某些政治团体征召,出来参选民意代表。选上了,就一去不回头;没选上,所在媒体也欢迎其回来,因为参选的过程也等同于给媒体做了广告。跑经济线的记者瞄准的则是大公司企业,所以台湾许多公司企业的公关经理多是记者出身。还有一些暂时看不到明确目标的,则一面工作一面勤于充电,或修读研究生课程,或苦学英语,等待机会。

  (台北特约记者 谷雨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